如何评价人民日报微博关于谁该叫南大的微博

2019-11-08 20:52:42

我觉得奇怪的是,很多人都意识不到昌大是不对的。有些没上过初中的把自然人的姓名和法人的名称混为一谈,什么你姓赵我为什么不能姓赵,你小明叫小明,我小明为什么不能叫小明,这尚可原谅。但是有些大学生、法律界人士、自由撰稿人也范这种错误,真是逻辑混乱到我这个普通理科生想哭。人民日报的水平也真是不敢恭维。说南大不该维权,而应该好好做学问,我倒问问你那只眼看到南大没有做学问了?南大前身主要为国立中央大学,此前是亚洲第一学府,49年改名国立南京大学,第二年径称南京大学。南大的简称一直是一脉相承的。在国家支持力度不大的情况下,在匡亚明校长带领下,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把南大的牌子打响,90年代南京大学连续七年在国际上发表高水平文章为大陆第一,推动了中国的科学研究与国际接轨。南大至今没有在合并大潮中合并学校,规模较小,没有国家最大的支持,也没有最好的生源,但是却培养了中国数一数二的院士和杰青,恢复高考以来,南大培养的院士、杰青数量是全国第一,这是中国科学研究的中坚力量。国家两弹一星功勋有五个在南大学习工作过,可以说南大为国家做了很多贡献。2006年南大更是成为第一个以主体单位身份获得国家最高奖“自然科学一等奖”的大学。南京高校众多,南大得到的支持在同级别的学校中并不算多,保持现在的实力非常不易。你能说南大没有好好做学问?再说南大注册了商标,记者说抢注是不对的,此前我们用了几十年了,南昌大学之前还是93年合并而来的。又有人说,南大应该是南开大学,在北方,南开因为周总理读了南开”中学“而闻名,但是让南大更有名气的却是南京大学,文革期间批判南大校长全国都用南大简称代表南京大学。后来南开自己也默认了自己简称就是南开,也注册了南开商标。天津本地人为了区分南开中学有时候称南开大学为南大,这是可以理解的。至于,昌大,此前有个国立中正大学,在49年改名国立南昌大学,52年拆分。”事实上南昌大学并非中正主体,53年院校调整时旧南昌大学(原中正)已经撤销,主体改为江西师范学院(今江西师大),58年今南昌大学前身江西大学和江西工学院成立,江西师范学院生物系(原国立中正的生物系)并入江西大学,1993年江西大学与江西工大合并成今南昌大学,今南昌大学与中正大学关系仅限于生物系。“现在的昌大与原来的国立南昌大学根本不是一回事。由此可见,南大才是一脉相承的,而昌大不能说一直叫南大。又有人说,大学不应该注册商标,我这里引用法律人士的分析:从民法来看,高等学校都是民法意义上的法人,而作为其中一项法人权利,高校名称(包括简称)理应受到法律保护。高校名称(包括简称)应该具有唯一性,否则,大学法人的合法权益就可能受到侵害,名誉权就是一个典型的权利载体,对“南大”的所有荣誉,哪怕是负面消息都应该是特指,而非不确定的泛指。这正是南京大学一直在通过注册商标寻求法律保护的根本原因。说果高校不能注册商标,那商标法为什么又会有这个类目呢?说话之前都不动动脑子吗?幸好是南大有版权意识,不然今天吃了哑巴亏也无处说理。南昌大学一直以昌大简称,也注册了昌大的商标,校歌里面也写了“巍巍昌大”,他们的前校长还是南大的博士毕业,据说还因为“南大校长”称呼闹了笑话。现在南昌大学显然侵权了。大学简称看似小事,事实是学校的核心利益,学校声誉关系生源和发展大计。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站在同情弱者的角度说南大小气、霸道,其实是没有法制意识、版权意识的体现。后者占了前者便宜反而不能吭气,任人宰割才行,这是什么道理?我弱我就该去偷去抢吗?举个例子,南海一直是中国的,菲律宾一直也承认,直到有一天菲律宾跳出来说南海是菲律宾的,还到联合国告状说南海离他们近,中国欺负他。西方国家跟着说,中国就是喜欢欺负小国……中国有口难辩。你们敢说我们应该放弃南海吗?至于昌大正式改简称是因为前校长……他们学校党委副书记是这样说的:叫南大一旦出省,便会混淆,如果继续坚持南大,势必阻碍昌大的建设工作和宣传工作;南昌大学简称最好的就是昌大。”前任周校长说过,叫昌大一是承认与南京大学的差距,二是要做大南昌大学品牌需要有所区分,就冲这点来说周文斌比较有远见,况且昌大简称是通过职代会确定下来的,现任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先是全体掏粪怨声载道,接下来湖中浮尸吊顶砸人停水停电,一口一个南大南大,不整点怪事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存在。“这等于是宣布放弃了南大的简称了,不管是谁主导的。打个比方,一个单位做的承诺不能说换个领导就把协议撕毁吧。以后各个单位都借完钱换个领导赖账好了。他的这些话完全是有道理的,能不和别人混淆就不混淆,这不是最好的嘛,如果昌大叫南大,万一昌大成为世界著名学府,而南大变为不入流院校,那我们不是拖人后腿嘛,昌大肯定不愿与我们为伍;反之亦然。所以,最好的方案还是他继续叫昌大,为什么不可以呢?而且你想,如果此先例一开,大家可以重叠简称,以后不知多少乌龙要发生,小院校都往名校身上去靠,说不准会欺骗考生呢;还会破坏好名校的品牌,以后还有谁兢兢业业去经营自己的品牌呢。什么,学校名称也是品牌?不然你以为名牌大学的牌是什么意思。今天看到两个新闻,“南大’灯塔计划‘……”,“南大教授研制出埃博拉病毒检测试剂”,前者南大是指南开,后者是南大,如果前者作者直接用南开多好,符合法律规定,也一点都不会混淆。所以能区分就区分就是最好的,混在一起造成误会,何必?与其问昌大为什么不可以叫南大,不如问问昌大为什么不能叫昌大,你要是有能力,你叫傻大都能打出名气。为什么要故意取个和别人混淆的名称呢?当然有投机取巧、浑水摸鱼之嫌疑了。昌大原校长周文斌据有昌大的学生说,是非常有能力的校长,这样改名其实是有远见卓识、有雄心壮志的,因为他坚信可以发展好昌大打响这个品牌……前校长被抓了,你们可以看看知乎另一个话题昌大学生对他的评价——昌大的奠基者,昌大利益坚定维护者。现在的校长周创兵呢,好大喜功,乱高幺蛾子。前面也说了,学校的名誉事关学校的生源和发展,南大的声誉是全体南大人前赴后继多少代人努力奋斗得来的。我们不想沾别人的光,也不想别人破坏我们的声誉。民间当地有这样的叫法尚能理解,南昌大学校方明知故犯,先用着昌大,现在故意混淆视听,明显是好大喜功。昌大校方才是始作俑者,没事找事,引来各方互撕。所以说,维权无关气度,批评南大小气,显然是不辨是非的。南大还有很多人在努力为国家为人民做贡献,校方也没有大动干戈,我们只是出于维护母校声誉的动机出来讲个理。有些媒体是非不分,凡事见到高校纷争不分青红皂白一律归结为大学不做学术,使得民众慢慢变得不懂事理,没有分辨能力。目前见到最愚蠢的媒体评论是,一本正经分析了南昌大学简称南大符合语言习惯,所以应该申请取消南大的商标。这个作者还是个法律工作者,逻辑水平真是令人虎躯一震。按这个逻辑,北大什么的也要取消掉,北京的大学都可以简称北大呢;什么苹果的商标也要取消,因为苹果我们经常要用到,不能剥脱我们使用苹果的商标啊……什么商标法,保护知识产权就不应该存在,因为影响别人使用了嘛。有些人死读书,只能判断书本上讲过的内容,而对于没见过的就不会分析推理,把自然人的姓名和法人的名称作类比就是一例,小学作业常出现对事物进行归类的题目,就是为了训练对事物性质进行判定的能力啊。哎,有些法律工作者、媒体以及某些自由撰稿人"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全世界各地你们跑地比谁都快,但是问来问去的问题都toosimple,sometimesnaive",不要逻辑混乱地连一个普通学生水平都不如,真会闹笑话的。转:“我小名叫小平是在攀附伟人咯?”这种偷换概念的神言论属于典型的逻辑是食堂大师傅教的——你小名注册过吗?你小名需要官方审批公示吗?你小名需要在各个正式文件发布吗?私人领域跟公共领域是有区别的知道吗?最起码的权利界限都不清楚,难怪郭敬明之流会这么有市场,呵呵。大家看看这个话题了:如何看待南昌大学简称定为“南大”?-南京大学以下为转:最近南京大学与南昌大学的校名简称之争甚嚣尘上,飞机上的小报都辟出来专栏报道,所占篇幅几乎与周末证监会救市一般大小,甚至比希腊债务违约地版面都还要大了一点。这件事的缘起,是南昌大学所订的自家章程里规定自己的简称是“南大”,并且该章程报送江西省教育厅通过了。事情可巧,江西省隔壁家的江苏省南京市也有个学校简称叫“南大”,南京的“南大”发现南昌的“南大“,顿时有种真假李逵的感觉,于是南京的学生就在本校bbs上面发帖抗议,南京大学校方发现此事之后便开启了维权行动,将事件报送教育部裁定。当我最开始看到微博上关于南昌大学自称”南大“一事的报道时,他们让我评论,我是拒绝的。作为一名南京(哪个)大学的学生,并不觉得南昌大学自称南大会对我的母校有太大的影响。一方面,南昌大学与南京大学的交集很少,无论是地域、生源、社会声誉方面都没有太大的重叠,所以南昌人叫自家门口的大学为南大而称呼外省某校为南京大学并不会有太大的实质影响;另一方面,作为常年被称为南京哪个大学的NWU(NanjingWhichUniversity),我们自己其实是习惯于自嘲我们的知名度的,如果你在南京大学的校园里抓一个江苏省外的同学,问他高考以前知不知道南京大学是个什么鬼,十个里面有五个会告诉你不知道。南京大学的知名度在同档次院校里应该是最低的,但这并没有妨碍南京大学搞出一流的办学成就和学术成果,毕竟我们的校训就一直在教导我们低调做人的道理:诚朴雄伟,励学敦行嘛!诚然,南京大学现在有很多的不足之处,发展也并非是一路坦途,知名度低其实是我们的软肋,无论是学校还是学生,都在努力的想要提高学校的知名度。但是,诚朴立校的南京大学并不想搞个大新闻,也不愿意通过炒作来提高自己一时的知名度,而是宁愿踏踏实实做事,用实实在在的成绩来获得社会的认可。毕竟,我们的梦想是做中国一流的本科教育,而不是做中国最有名的大学。可是这一回,南京大学却是被迫卷进了这么一场滑稽戏。现在社会各方对这一简称之争有着不同的看法。力挺南昌大学,认为南京大学以大欺小者有之;支持南京大学,认为南昌大学侵权无理者有之;各打五十大板,认为两校无理取闹不务正业者也有之。当我们审视时间的原委与各方的观点的时候,有些客观事实必须厘清,有些关键问题必须讲明。第一个事实,就是南昌大学侵权的事实。南京大学早已将”南大“简称注册商标,并且写入南京大学章程,经教育部审批通过。而南昌大学作为后来者,虽经审批通过也只是江西省教育厅审批通过。可以说,无论从事业单位的角度还是从公立教育单位的角度来看,南昌大学都占不到理。这起乌龙事件的责任或许在南昌大学校方领导,或许在教育系统领导,但是无论如何,总不是南京大学侵了南昌大学的权,而是南昌大学侵了南京大学的权。第二个事实,就是南京大学并没有以大欺小。从前一个事实来看,错不在南京大学,南京大学只是行使了正常合理的维权而已。南京大学的校方领导并没有公开谴责,也没有上门强拆,只是知会相关领导部门进行处理。社会上的各路讨论,有两校学生、校友自发发起的,也有媒体自行报道的,各路观点齐全,并无操纵舆论。南京大学只是采用合理合法的手段保护自己的权益,何谈“以大欺小”?面对社会事件,当冲突的双方强弱不均时,人们总会感性地同情弱者而谴责强者,却往往会忽略了道德法理。例如之前的女司机被暴打一事,网民被反复打脸,却依然不长记性,在这次的校名之争中继续暴露出捉鸡的智商,实在是让人无奈。第三个事实,就是南京大学完全配得上这个简称。南京大学与南昌大学孰优孰劣我在此并不想赘述,以免被人认为我在瞧不起南昌大学。我想,即使是南昌大学的同学应该对两校实力的差距也没有异议。两校的历史沿革也没必要重复,肇始于1902年的三江师范学堂的南京大学几经变迁,民国时称国立中央大学,是当之无愧的民国第一学府,而南昌大学的前身是1940年成立的国立中正大学,不但成立晚名头弱,当时地位也不一样。有人说“国民党时期,国立中央大学和国立中正大学谁又多贵一分呢?”我在这里可以回答你:“这还用问?”当然,我也有看到有类似于“南昌大学也是211有本事你去考啊”这种言论,真是应了一句老话叫做“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队友”,请持有这种观点的朋友关闭本文并且拉黑我,你的逻辑已经碎成了渣渣再也救不起来了,奉劝您以后还是不要参与公共事件的讨论安心在家跳广场舞,您这种“一粉顶十黑”的人就不要总是出来给己方添堵了,乖。第四个事实,就是南京大学的维权并没有禁止私下的称呼。纵观南京大学的官方维权,并没有提及不允许南昌大学的学生称本校为南大,也没有禁止当地老百姓成南昌大学为南大。有些南昌大学的同学声称南京大学强迫大家改口是恃强凌弱滑稽无礼,对此我只能说各位有些反应过度,甚至是受迫害妄想症了。事实上,即使南昌乃至江西全省人民都认为南大是南昌大学,对南京大学来说也没关系,因为本来就没多少人知道南京大学嘛!我们又不是演员也不混娱乐圈,私底下怎么称呼都可以的。但是私下可以,官方不行,就好比你下载一部小电影私下传阅这属于个人行为,但是如果放在网盘上供人下载的话警察叔叔就要来找你了。在陈述完事实之后,还有个关键的问题要讲清楚。那就是作为一个大学,到底有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名字大动干戈。很多人的观点是,大学只要好好培养人才搞搞科研就可以了,没必要纠结于简称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持有这种观点的同学你出来,你只要好好念书认真赚钱就好了,我给你们所有人改名叫二狗子好不好?一所学校的简称,应该是和名字一样,都属于这所学校无形资产的一部分,是学校形象的一部分。保护学校的无形资产,保护学校的公共形象,是学校行政领导的责任和工作。从这个角度讲,南京大学的领导采取合理手段维权正是其对工作、对学校认真负责的表现。反观南昌大学的领导,在选取简称的时候不够审慎,造成乌龙,给两校带来不良的影响,不得不说是一种失职,至少是不够认真。当然,学校的形象并不完全是一个名字而已,最主要的还在于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不断进取。在这一点上,很多网友一叶障目,两眼只看到媒体报道的冰山一角,看不到两校在简称之外的各种努力,看不到两校在办学和科研上取得的成果,盲目指责两校不务正业,其实是对两校的冤枉和误会。当我们祖国在南海岛屿问题上与东南亚诸国寸土必争的时候,每个中国人都称赞国家的强大,当外国主播发表辱华言论贬低祖国时,每个中国人都义愤填膺。现在,祖国缩小到了母校,母校的权益受到侵害,名誉遭到贬低,我们南京大学的学子是不是有必要站出来维护我们的母校呢?谢谢大家。

上一篇:如何做出好吃正宗的华夫饼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c)2003-2033清大教育在线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信息产业基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