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西南交通大学推出的经典阅读推荐书目

2019-11-27 06:51:12

我是来支持@陈毓秀同学的回答的。但我希望非常心平气和地告诉题主,这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大学生推荐书目;而我认为开出这个书单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我很好奇它出自谁手。很显然,这并不是由专业学者为年轻学子量身定做的一套通识书单,这是由一些已经很久不读书的人,根据自己以往的耳闻炮制出来的大杂烩。因之,书单暴露出了很多硬伤,简单说有四个方面:(1)盲目推荐八十年代“西学热”时期的作品;(2)大量推荐常人无法读懂的经典;(3)西学作品译本选择极其糟糕;(4)国学作品版本选择令人困惑。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萨特《存在与虚无》、卡希尔《人论》并不适合作为必读书。在今日西方,他们不会被作为人文经典看待。他们是过去的时代的重要的作品,在当时的语境下有其学术与思想上的意义,但他们并不值得今天的人去反复咀嚼——某种意义上他们的贡献已经被后来的作品充分吸收。但在中国,他们有其特殊的意义。他们在中国的出现,为当时的中国知识人打开了一扇窗,他们是在知识贫乏的时代偶然地透入中国的最初的微光。如果我们做文革后中国知识分子的研究,我们不可能绕过甘阳的卡西尔。但把这样的书推荐给2010年代的的青年学子,我觉得并不合适。我读过超过三分之一法文版的《存在与虚无》,超过一半的英文和一部分中文——我甚至还读过萨特几乎所有的小说作品。《存在与虚无》是这样一本书:一个法国人在他并不理解的德国哲学概念中努力寻找着他自己的出路——他自以为他找到了。如果一定要读萨特的话,《外国文学大师读本丛书:萨特读本》会合适得多。作为通识教育,我也不认为有必要读波伏娃——我们并不需要亲自感受此书对二战后法国知识界的影响。尽管我对这本书有许多个人的兴趣,我还是要说通识教育可以读李银河。至于卡西尔,我觉得读过甘阳写的“卡西尔的文化哲学(1984年)”,那就不错了。如果说《存在与虚无》是一定要从“经典必读”的书架上拿下来的,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则是常人不能读懂的。读这样的书必须满足两个条件,有初步的哲学以及哲学史训练、有深入浅出的导读在手——如果可以加上第三个,那就是有通达的老师在旁指点。把这样的书放入通识教育,是教育的误区,也是读者的灾难。我以为还不如换成《维特根斯坦的拨火棒》、《牛津通识读本·海德格尔》。黑格尔《美学》看似比《精神现象学》易读,但是对于读者的要求事实上更高。我个人认为,德国哲学中的美学传统其实是一颗皇冠上的明珠,只有在对西方艺术史、德国浪漫主义以来文化史、康德以来哲学史等等领域有一定积累以后,才可以略窥其中奥义。这不是说黑格尔的美学对于艺术批评来说有多重要,而是说它在当时德国文化史中的位置非常特殊,初学者要把握非常困难,贸然读一些皮毛,完全是投射自己的偏见。读美学,可以翻一翻朱光潜的《谈美书简》,或《牛津通识读本·美(beauty)》……最后,不得不说,在通识教育中推荐康德《实践理性批判》是非常愚蠢的,因为我们先读《道德形而上学基础》。在一些还可以读的西文作品中,译本选择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德)尼采著,楚图南译,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7这难道是推荐者当年自己读的版本么?为什么不用钱春绮、孙周兴?《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德)马克斯?韦伯著,于晓等译,北京:三联书店,1987如果说尼采的译本选择中还带有个人偏好的话,韦伯此书的中文本毫无悬念地应该使用广西师范大学简惠美、康乐译本。再一次,推荐者的知识停留在八十年代。此外,何兆武虽然是一位很好的学者,但他所译法语作品并不总是准确。卢梭《社会契约论》问题相当大。我不知道卢梭全集本《社会契约论》的质量如何,我会期待它至少能纠正几个何译本中明显的误译。更有趣的是推荐者还选择了台北远东图书公司民国65年的《哈姆雷特》——难道这是一个政治信号,说明台版书可以进入大陆了?国学作品的问题其实更大。套用易中天先生的话,推荐者似乎有一种特异功能,总是能避开好的版本:钱穆或杨伯峻的《论语》、杨伯峻或沈玉成的《左传》、胡道静的《梦溪笔谈》,等等。无论选择哪个《论语》读本,至少我不会翻开他们选择的那个系列——出得像盗版一样……只有《史记》、《资治通鉴》这样的作品,推荐者似乎连犯错误的机会都没有。上古的那一版《世说新语》,作为读本而言就是灾难,推荐者的八十年代情节再次泛滥——而他们显然不知道陈引驰、@盛韵有一个非常好的译注本:有导读、生僻词句有解释、专名有注释、有流畅的翻译。这已经很不错了。作为读本来说,最好还可以有地图、附录(如家族谱系),以及进一步阅读的建议——当然,我们不能要求太多。一直希望前四史可以有这样的读本:TheLandmarkThucydides:AComprehensiveGuidetothePeloponnesianWar:Amazon.co.uk:RobertBStrassler,VictorDavisHanson:Books。最后还要补充一点。这个书单背后的知识结构非常糟糕。其中史学作品尤其少。民国与我朝史基本空缺。中国思想史的部分,梁漱溟《中国文化要义》是一部反思性的著作,而不是一本贯通型的导论——本科时读起来,觉得泛而寡味,现在觉得我要再读很多很多年的书,有足够的阅历和思考,才可以体会其中的用心;这样的书作为通识,很容易增长人骄狂之心,以为所谓大师不过如此啊……去掉这本,此书目从冯友兰的入门级哲学简史就直接进入近三百年之学与《管锥编》,这其中的断层,难道要靠熟读《古文观止》与《国史大纲》来弥合么?事实上,葛兆光的中国思想史英文版都出上册了——推荐者完全无动于衷。西方史、世界史方面,除了《全球通史》、《历史研究》可以提供一些历史背景以外,一部美国史、欧洲史都没有。在缺少西方史基础的前提下,翻开柯林伍德或哈贝马斯,读者很快就只能合上这书——再也不打开了。之前有一个回答认为一本书就打开了一个世界。我想一本适合自己的好书才打开了一个世界。一本过于艰深的书也会关上一个世界——那个不幸的读者会对自己说:“这个领域,不是我能了解的……”总之,我想,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出,推荐者对于所推荐的作品缺少系统的了解——有时我甚至怀疑他们有没有翻开过他们推荐的书。他们是否知道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出了几卷?还会出几卷?他们又是否知道N.Sivin在2005年又修改了他的专文《为什么中国没有发生科学革命?》(其实这篇文章全名叫《为什么中国没有发生科学革命?抑或,没有么?》,而作者后来有中文名字了,他叫席文)?这里的关键在于:推荐者对于书的掌握停留在了八十年代的水平。我推测推荐者群体是八十年代思想启蒙时略受润泽的学子——或他们的传人,他们的知识世界原地踏步很久了。作为后辈,我斗胆对他们说,请重读一遍朱学勤的旧文:《思想史上的失踪者》。

上一篇:如何评价凯胜在羽毛球圈的存在
下一篇:如何评价撒盐哥的刀功_2

Copyright(c)2003-2033清大教育在线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信息产业基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