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宋冬野声明中戒大麻这件事在我这里很容易的言论

2019-11-08 20:52:45

本来不想说什么,但是我这人戾气重,不开心就要撕。有人圣母心,做戒毒志愿工作,我得说,这是个看上去很美的工作。就如同监狱改造犯人里的一项教育一样,帮助他们悔过自新,不再犯法。都是看上去很美,实际效果狗屁不如的工作。吸毒贩毒人员大概见到这些志愿者还能给个笑脸,见到警察都是拼死逃亡或者抵抗,为什么?我和同事前几天被吸毒人员拿着铁锤追的满街窜,还被艾滋病吸毒人员自残后到处威胁抹血液体液,被吸毒人员家属围攻。然后还要面对被毒驾撞伤的被害人,面对吸毒连环盗窃的受害人,还有被为了吸毒毒资抢劫的报案人。。。你们这些圣母知道真实的情况吗?你们嘴上很有爱,你们能解决什么问题?靠爱戒毒,反犯罪,靠爱劝这些鸟人放弃抵抗出来自首吗?大麻在农村很多地方泛滥,而大麻无害的传言让年轻人肆无忌惮。我这么多年在城乡结合部,在农村组织抓捕吸毒人员,有的地方严重到了什么地步?我让特警堵住路口,一条巷子,只要是一个姓氏的男性全部带走尿检,基本没有抓错的。都是冬天农民开始闲下来的时候,一群老爷们开始喝酒聊天飞飞叶子,嗨起来以后有人拿了白面出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然后,一家艾滋病,男的传染给媳妇,甚至自己孩子都感染上。补充一下,有段时间每次询问吸食海洛因的吸毒人员,抽不抽大麻?大约一半的人因为抽了大麻开始抽白粉的,还有一些,是相信海洛因能壮阳治病的。大麻确实很容易戒,抽了冰毒或者海洛因的都把大麻戒了。我辖区有一家七口,除了老太太老爷子没有感染,男的女的加三个孩子全部艾滋病,断子绝孙了。吸毒人员为了毒资反复犯罪,盗窃抢劫无所不为,有可怜吸毒贩毒人员的廉价眼泪,我宁愿去安抚受害人。重复一遍,海洛因,我没有见过不复吸的,唯一一个时间长的,十年未复吸,中间我突然检测了他几次,都是阴性,我还把这个拿出去和别人说,直到派出所一窝端了七八个,里面就有他。我才彻底对戒除海洛因丧失希望。说起冰毒,实际冰毒范围太大,各种反应也不相同,我也是对着以前吸毒的名单抓人,基本没抓错的。忽然不想说了,太累,负面东西太多。上知乎本来是想放松,哄自己开心的。到此为止吧。不说了。晚上21时看见有人说;你们知道大麻是什么东西嘛?我还是一口恶气堵的,啰嗦几句:对于大城市里生活习惯的人,大概想象不到一大半人口生存的农村还有城乡结合部是什么样子的。看不见毒品让正常的社会和家庭腐烂,失血,变质。看不见毒品流走的金钱有多么惊人。看不见毒品诱发的罪恶。还有人说缉毒警察不抓吸毒人员,我就哈哈哈哈。知道吸毒人员库有多庞大吗?而登记人员和真实的数据,应该相差接近十倍。这是什么概念,那些读书的,引用维基百科的高等知识分子,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长歌当哭。。。只有接触到阴影才知道它有多黑暗和绝望。。。而有些人觉得自己懂得太多,呵斥我们这些沉浸在阴影中的人把黑暗释放出来。我去年买了个表。不用付出代价的错误,没什么人记得住。我一个也不原谅,能原谅的只有时间。PS,说句不客气的,我TM一袋子一袋子抗大麻的时候,你们这些小清新还在纠结一克两克数不清吧?我一车一车熬夜抓人的时候,小清新可能因为认识几个粉头就惊讶刺激的认为发现新世界了吧?圣母当然可以,做志愿者也是好事,我不能说他们献爱心有错,他们可以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可以选择和谁做,受气可以回家,有委屈就放弃。他们阳光下劳动几个小时,满足自己,然后惊讶的看见一些平时看不见的稀奇,看见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片面,而以为自己就可以改变世界了。对于世界不是按照他们的理解运转,我很遗憾。转自@豆果@豆果(咦究竟哪个豆果?这么多)刚刚看见豆果在一个答主关于大麻成瘾性低下面的回答:所以连油炸物都不吃的高贵、自律答主,只负责说“大麻没危险,我用国际最高水平的科研杂志拍你们一脸”,然后回家养生了?这个回答我真的好喜欢

上一篇:如何设计一个好的iOS应用图标有什么技巧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c)2003-2033清大教育在线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信息产业基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