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周航声称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的事件会带来哪些影响

2019-11-08 04:52:53

4月19日更新:目前后续披露的信息是:乐视控股将名下乐视大楼作为增信手段,以易到作为借款主体,向银行获取14亿借款,其中1亿用于易到的经营,13亿用于汽车生态。因此整个资金占用发生在上市公司体系外,和乐视网及下属子公司理论上没有关联,但由于财务数据最新只到16Q3,因此即便乐视网发生了跨体系的占用也很可能还未能披露。本回答是4月18日上午还不知道上述情况时发布的。特此说明一下。========================正文=============================对上面一些观点不敢苟同,就说以下几点吧:研究了一下财报,发现以下数据:(数据来源:Choice终端)可以看到在合并报表上,集团合并报表范围内企业的资金往来大多数被抵消了,但是母公司报表上,子公司的资金往来欠款余额却相比合并报表余额而言特别巨大,到16年Q3的时候达到了56亿之多,而抵消后对体系外的应收只有2.12亿元。同时从16年初到16年9月,体系内各子公司对上市主体的资金占用快速增加,从26.32亿快速增加到了56.37亿,这可能是某些子公司发生资金紧张的体现。但是,如果只是把一家子公司融资获得的资金先转移到母公司,再挪到另一家子公司去,理论上母公司报表的其他应收和其他应付的数额应该会比较接近才对,然而差距一直非常悬殊。因此在获得更多信息前,仅从披露数据来看乐视网体系外对体系内的资金挪用并不大,主要问题还是在于体系内部。当然如果读者觉得披露数据本身有问题,那这就超出了这个问题的范畴,而是一件更加严肃和后果严重的事情了。比如走的不是往来科目,而是关联交易。母公司和子公司间资金可以随心所欲调配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首先非全资子公司很好理解:因为存在少数股东权益,母公司如占用子公司资金则损害了少数股东权益,如子公司无偿使用母公司的资金,则向少数股东进行了利益输送;另外,这些子公司对外融资,16年截至16Q3已有40亿元,这些大额投资通常而言都有反滥用条款,为的就是保障子公司的利益。尽管我相信这些投资大佬对乐视体系的资金流动方式不可能没有了解,但在投资条款上如果没有相应约束是很难去面对LP的。而全资子公司,在上市公司中也常常出现资金往来挂账的情形。但是从公司法法理上说,全资子公司也是独立法人,如果全资子公司以其资产对外借款,股东抽走账上资金是对债权人利益的损害。最后再附赠一点,母子公司之间的资金往来(拆借),除非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否则并不符合法律规范,严格来说应该计算利息并缴纳所得税。但是在实操层面很多地方税务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而某位小朋友在长答案里说:掏空旗下的子公司,本质上母公司是有这个权利的。由于不是学法律的,这种法律技术细节,不予讨论。我建议,下次对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不要这么理直气壮的发表自己的观点。知乎从来不是一个文字多扯几段配点电影截图就能排名第一的地方。客户预付款是否可以使用?在不滥用的前提下是可以的,只要收到预付款后能够履行服务,或者在未能履行服务的情况下退还资金即可,例如共享单车的租车费用充值款,运营方只需要留出一部分备付金应对少量的赎回需求即可。但当公司过度追求发展速度导致无法履行义务客户要求退款时,就会发生类似挤兑的情况。由于易到用车充值用户的资金量小、人数众多,成为了乐视体系拖延服务榨取资金的对象,这就成为了一种滥用。需要注意的是,共享单车预付款和押金的法律地位不一样,押金并没有对应履行服务,因此社会上存在要求进行监管的要求也不无道理,但不能将两者混为一谈。再有,实体企业和金融企业的经营方式和监管方式不同,不能简单地类比。前阶段的举牌狂魔保险公司以万能险吸收资金用于股市举牌,其实属于金融体系混业监管的漏洞,万能险本来就可以用于多样化的投资,只是在一些顶层设计上未作很好的考虑和限制。乐视的资金使用优先级乐视的资金饥渴到底到达什么程度,作为围观者很难知道的很清楚。但是目前来讲可能有以下问题(16Q3数据):(1)股权质押借款,可能已经处于警戒线之下,本次(2017年4月17日开始)精准停牌可能就是为了防止因波动触及平仓线,实际数字未知;(2)银行借款,一年内到期借款29.86亿元,外加应付票据7.51亿,合计37.37亿元。偿付压力非常沉重,银行借款逾期的后果不必多说;(3)应付账款43.83亿元,再不着手解决供应链的问题导致乐视硬件体系崩盘,整个“乐视生态”也就成了无根之木;乐视的手牌至少包括(个个都是饮鸩止渴,就比哪个续的时间长了):(1)出售资产。先卖外围的资产,比如卖大楼再返租,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卖核心资产,否则“乐视生态”链条断裂,上市公司估值支柱摇摇欲坠;(2)出售乐视体系核心资产的控制权。比如和孙大佬的交易,就隐隐开始权力分散;(3)拖欠外围供应商资金,核心的先付一些,核心硬件的链条没法断,原因同上;(4)各种方式引诱客户充值、带来资金;(5)拖延服务、拖延支付外包人员薪酬;(6)裁员、延迟发放员工工资;所以,现在的情况对乐视来说是理性选择,一方面用户和司机单笔涉入金额小、维权能力弱;另一方面易到在巨头挤压、乐视汽车已经陷入停顿,易到的战略价值已经不断缩水,恐怕已经成为了“外围资产”;因此乐视下一步出售易到也并不是不可能,毕竟易到品牌和客户-司机体系仍然具有一定价值。在被接盘后,客户和司机的利益也多少还能保存一些。但是有哪家投资方愿意在13亿窟窿基础上愿意接盘呢?另一边乐视当时宣布花了7亿刀买来的易到,白白送出去给人接盘也不可能,怎么也得拿一部分回来缓解资金压力。而时间正在不断流逝,拖得越久,易到就会变得越没有价值,投资方接盘的勇气也会越来越低,客户和司机挽回损失的可能性就越渺茫,乐视回收到资金的可能性就越小,对乐视品牌的损害也越大。

上一篇:商业银行网点转型的方向是什么
下一篇:如何评价李易峰开兰博基尼出事故

Copyright(c)2003-2033清大教育在线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信息产业基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