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黄俊郎

2019-11-05 08:45:55

是怪才,不是鬼才,阿郎!文:范翔宇的江湖:华流群侠传-知乎专栏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和周董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畊宏,那个经常被和周杰伦组成CP的是方文山..周董的朋友们,包括刘畊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从不不上媒体谈周董,尽管周董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充电去,这个人就是黄俊郎。就是这样一个怪人,他为周董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资深歌迷将《以父之名》加封为第一神作,认为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鬼才。很多人好奇他怎么会写出这么一首《以父之名》,又是怎么看待自己的这首作品?说:我当然是喜欢《以父之名》的,因为有它的意义在,但问我这个当事人,我当然觉得里面有些结构、文字没有比某些歌来的好,但它仍然是一首不错的歌,可是我这样讨论又怪,因为它是歌词、是拿来唱的,用单一篇文章角度去看它,抱着这种心态是写不出好歌词的,最重要是让别人觉得它不无聊、有趣、特别的,重点是又要蛮简单的、或好记忆的,是有点难。话说,周董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董前,阿郎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他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周董欣赏不在乎外在事物的阿郎,但是觉得阿郎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裤子……给阿郎,但是一阵子后,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董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董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董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得赚大钱,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没想到,回到台湾之后,周董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现在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董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人想给周董写歌词。但是周董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屌,这么牛逼。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以父之名》,阿郎写得很认真,认真到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董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blog_新浪博客,这惹得周董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blog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董跑到黄俊郎的blog里,留下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因为你姓黄拜托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他是老板不仅如此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就这样过了十余年,阿郎也累积了数十首歌词作品,他的歌词水准到底如何?其实他自己最清楚。方文山最棒的作词班学生:奇词人黄俊郎鲜为人知的是黄俊郎的第一任作词老师就是自己的老朋友,方文山。在《凤凰网·非常道》的专访中,黄俊郎这样说道:文山很夸张,他不是只是帮我发书,他自己就觉得,他自己应该是在写歌词的,那我应该还可以写歌词,他会到处跟那些老师说,让阿朗写写看什么之类的,帮我发书,还教我写词,真的很神奇。所以到现在我还不敢,我会作词我会什么,我也从来没聊过这些事。然后很多人会问我作词的问题,特别是在博客上面,我每一句话都说你们去问方老师,因为他比较厉害。翻看阿郎最出色的作品《夜的第七章》、《逆鳞》、《乔克叔叔》、《跨时代》、《天地一斗》都不是最容易流行的芭乐情歌,看似阿郎不太乐意写小情小爱这些内容,但其实细究起来,这也是一种必然,因为在乐坛一名作词人基本上是没办法挑歌的,DEMO拿到后就大概知道八九不离十,要写什么范围的东西,大器一点、格局大一点,还是格局小一点囿于情境的小品,大多不由自己,特别的是,他碰上的不是别人,而是周杰伦。仔细品嚼歌词,黄俊郎一定程度上继承了00/01时期的方文山的技法与特色,但可贺的是,他在这一点上发展出了自己的特色,在气势上的更加大器!写大歌对技术要求很高,因为“大”的同时意味着发挥空间的小,轻则骨架不稳,重则沦为空洞无物,写小一点,安全又不容易出问题,但投机取巧、玩小聪明都会毁掉一首优秀的DEMO,周董的DEMO一百万一首毁起来的确有些可惜。庆幸的是,阿郎办到了,《夜的第七章》中对于《福尔摩斯探案集》中意象的缀叠,用欲望两字升华,完全不逊色方文山在《印第安老斑鸠》中二十八种动植物营造出来的野性生存场面,《逆鳞》简直是痞子阿姆本人的浓缩版评价,《乔克叔叔》将一个小丑的风光与寂寞刻画的别具一格,《跨时代》和《天地一斗》是对师傅方文山《威廉古堡》、《斗牛》的大气重铸,不得不令人惊叹他的才华横溢,最新的作品《窃爱》更是取材于《卡门》与《香水》讲一个浪漫杀人狂的窃取爱情的故事娓娓道来,依旧在继续着自己黑暗阴冷风格的发掘。作词人的爱情观会不会在歌词里呈现?一定会有的,不可能没有,对爱情的看法、感受,一定会在不知不觉中融入到作品里面,小情小爱也有他舒服的地方,于是也能写出《轨迹》这样的悲情小品,”怎么隐藏我的悲伤,失去你的地方?“《恋着多喜欢》这样简单温馨的小情歌,“这样恋着多喜欢,没有你我不太习惯,这样恋着多喜欢,没有你我多么孤单。”很少人知道,他其实对作词并不感冒,真正的志向在于写书,谈到自己对歌词与取舍的取舍看法,他这样说道:写词不是没有感觉,指跟我写书的过程比较起来有差别,因为我写书、画画感觉太强烈,其他自动感觉会弱一些,但不代表我对写歌没有感觉,写歌其实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很有成就感。不是没有感觉,指跟我写书的过程比较起来有差别,因为我写书、画画感觉太强烈,其他自动感觉会弱一些,但不代表我对写歌没有感觉,写歌其实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很有成就感。应该说其实就到现在,你看其实我也像文山一样写词的,可是我就不认为自己是作词人,因为我就是觉得只有这个是唯一重要的东西。当然文山我跟他是同一个公司,我有时候交流别人的歌,大家每天互相跑路了,可是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其实真的很热爱作词,很认真的去研究作词。我所作所为一切都是为只有书,因为《乔克叔叔》我很享受那个感觉。作词对我来讲,虽然我自己写完也很开心,也有成就感,可是没有办法像写书一样满足我的虚荣心,满足不了,不知道为什么。第N本书:怪作家黄俊郎出版社把阿郎的书定义为“牛奶咖啡书”,意思是,可以在雕刻时光这类地方看的书。这套书画的大多是婚恋、男女、父母和人生,画风和装祯很干净,除了《不是第四本书》有点彩色之外,都是黑白色。这是阿郎最喜欢的颜色,简单。画中的人物都没有五官,比如他写了一个四格漫画:离开后的男人回来告诉女人/他觉得亏欠她很多,想要弥补/女人想了一会,笑着说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吧/你并没有欠我什么,因为你给了我新的生活。画中的线条淡淡的,没有情绪波动,配图文字也不说透,留给人足够的回味余地,其实阿郎在书里说的都是人尽皆知的常识,可是生活中的常识总是需要有人来提醒。阿郎早在上世纪90年代的大学时代就完成了这些书的大部分创作,但没有人要发它,于是他印成“假书”,依旧无人问津,那时不敢去工作,因为他认为去做一份工作,它最后有可能会变成生活的全部,工作可以赚钱,开始会有日常生活开销,慢慢的太依赖这份工作,与当初想的越离越远,所以那五六年完全几乎是没有工作的,这是他自己跟自己打的一个赌。直到2003年,他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方文山。方文山就像是古代的伯乐遇上了很久未见的千里马,无人欣赏,偏偏方文山很欣赏他的画风,给出了极高的评价:“把人心中的那种黑暗面不为人知的一面给揭露出来,语触、语法、笔触,这种语言的洁净度很高,对白很睿智,就说一来一往,一来一往,简单的四个画面,四幅画搭四个对白,也就把一件跟爱情跟生命有关的事情用他的角度去解读的,他主观的定义,解释爱情,解释回忆,有些人会看了心有栖息,有一些人看,会发现另外一种看事情的角度。”黄俊郎后来回忆道:“因为文山原本看素描本,是因为他要出他的书,所以他想说要不要有人找他画个插画?其实我心里面也知道,我这种画怎么可能去配人家的东西,这个很奇怪,我的画其实怪怪的。可能我都觉得,因为那时候,其实文山很红,而且被很多人欣赏,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应该是他《娘子》刚出来的时候,所以认识一下方文山这个才子也很棒,因为是通过朋友介绍,朋友就叫过去拿我的作品给文山看一下这样,然后就莫名奇妙就过了七八年了。”之后黄俊郎加盟华人版图文化事业有限公司,才把书陆续出版,并且销量不错。常有人问阿郎,写词和画画有什么差异?他说,写词是穿衣着装,画画是洗澡。穿衣着装是为了穿给别人看。别人通过服装判断你很帅、有气质、有涵养。穿衣着装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某些快乐和虚荣。而画画是洗澡,洗得很干净,很舒服。没人看得到,也没人来打扰你。写词和画画的快乐程度是不同的。这几年,阿郎对于作词有点心虚,他最喜欢画画,这被视为他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事情,和呼吸吃饭一样自然。阿郎没有受到任何科班训练,没有看过漫画,在宣传资料里提及里的都市的朱德庸、童话的几米、温暖的高木直子,他都没有看过。他不知道为什么画成那样,只知道,聊天聊着聊着,画就出来了,不打草稿,画得很快。如果硬要在阿郎的成长脉络里找到画画的源头,那得回溯到1973年的高雄农村,也许在父母的裁缝店里对构图、线条有了一丝启蒙。考上大学之后,他主修政地,却经常逃课画画。毕业后,他没有找工作,坚持画画写书,没有收入。大雨天,房东把他的行李丢到马路上。行李都烂了。半夜催交水电煤的敲门声,他不敢吭声。等脚步走远了,家里的水电也停了。那是他这辈子最穷困潦倒的时候。大家庭里的一堆亲戚长辈给他下跪,求他找份安稳工作,把家里借了千万元台币的外债早日还清。时过境迁,阿郎说,“如果我能变得很强、很有力棒,我非得照自己的方式不可。我最了解自己,同时,我对让别人开心这件事的看法不太一样。”阿郎清楚并执拗地按照自己的想法一路走来,至今,他在台北没有车,也没有房,他赚的所有钱都给了家人,还有朋友。阿郎相信时代是一群人创造出来的结果,他喜欢租一套大房子,和朋友们一起住。朋友高兴来住就住。在大学,他动用关系,买下了宿舍里所有的床位,把宿舍布置得像图书馆、旅馆,很舒适。宿舍里摆着书、光碟、电脑。灯光、音乐很有气氛。四年大学里,阿郎的宿舍没有锁过,每个想进去的人随时都可以。经常阿郎推门看见的一堆根本不认识的人。那时,朋友们约定,如果带了女孩回来,就在门口放一把黄伞。有一天大雨,阿郎被淋得落汤鸡,赶回宿舍,真想洗个美美的热水澡,赫然看见一把黄伞。只好去路口买一份报纸、一包烟,蹲在宿舍门口抽烟看报,看了两三个小时。阿郎在最穷的时候,也租了大房子。来往的朋友时不时帮他交个水电费。有时,还在门缝里塞点钱给阿郎。阿郎说,他现在的房子,至少有十几个人有他家的钥匙。“我有一个最大梦想,买两栋大楼,一栋给所有的亲戚住,一栋给所有的朋友住。不想做演员的演员:烂演员黄俊郎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董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董找阿郎打桌球,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你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董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董回复:“当然要。”《不能说的秘密》,阿郎拍得很拼命,仅拍了40天。在首映仪式上,他看到自己在电影里,那张变形了的肥大的脸,几乎昏厥过去。当时他想,会不会有人看了这部电影,就再也不买他的书了。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董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董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董——虽然自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一样,如果说方文山为周董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董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于是大家看到,2007年8月10日上映的电影《不能说的秘密》中客串饰演学校里面一个橄榄球校队的但却是个留级生阿郎,在片中"舞会"一桥段中即兴创作了一首歌曲来演唱,并以自己写的另外一首歌《女孩别为我哭泣》作为片中的插曲。,2010年在周杰伦执导的爱情科幻电视剧《熊猫人》中饰演天马,2013年在周杰伦自导自演的爱情电影《天台爱情》中饰演阿郎。谈到这些经历,阿郎说,譬如说杰伦去找我去演电影,其实对很多人来讲是很美丽的一个梦想,我死都不要。我还记得我还传简讯给他,我说,你为什么硬要找我,然后让我去羞辱你还是拒绝你,你周杰伦要拍一部电影,你知道嘛,想要演得有多惨,他们还甚至于愿意自己掏钱出来,那你为什么要自己找麻烦,我就一直劝他不要找我。而他就硬要自己的朋友在里面,然后最后还威胁阿朗你不演了,那以后没有歌可以写了,为了写歌词只好去演了。说叫我拍电影。其实我很不爱自己做那件事,我的意思是说,我很不爱自己很有名,真的,或者被别人认出来,或者像个艺人,或是像个当红知名人,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可是又回到我前面讲的,在这些不喜欢的事情里面,你还是有你的收获,你不能够因此去磨灭它。譬如说,你必须要承认,如果譬如说,今天有一个我的新闻在这边,我爸爸看到他可能会很开心,那我当然也会看到我爸爸很开心,我会觉得我这样子做好像也没有错。譬如说,我当初在演电影的时候,我爸妈会带左邻右舍亲戚去看,其实我不想让别人看到,可是他们看完之后,然后他们打电话,哎呦,阿朗,什么、什么之类的,你演的好好笑,其实我也会很开心。我会觉得,其实杰伦还是替我想,因为他希望我很红,被很多人注意到,其实一直都在拉扯了,可是我应该会尽量把它做到很平衡。结语:历史上总有这么一批人,他们行为古怪,思想异常,难以让普通人理解,是大众议论的对象,却又是能发现真理的人,奇词人、怪作家、烂演员黄俊郎无疑是其中一位。怪才,不是鬼才,他就是阿郎!本文隶属于《完全结构周杰伦·音乐篇·单曲》如何评价周杰伦?-范翔宇的回答范翔宇,娱乐NotJustforFun!---------------------------------------------------------------------------------------------------------------------------附表:词作列表黄俊郎-女孩别为我哭泣、周杰伦-蛇舞、夜的第七章、乔克叔叔、牛仔很忙、逆鳞、以父之名、将军、轨迹、免费教学录影带、跨时代、窃爱、蔡依林-许愿池的希腊少女、马德里不思议、桃花源、南拳妈妈-人鱼的眼泪、悄悄告诉她、野东西、重返荣耀、闇奏、温岚-发烫、蔡诗芸-我不想知道她是谁、蔡旻佑-梦不落帝国、黄立行-驼鸟式沉默、杜德伟-红轿子、黑色契约、康晋荣-逗阵、S.H.E-神枪手、月光手札、窦智孔-樱花的秘密、管维嘉-爱比雪更冷、梁咏琪-过于透明的寂静、阿杜-爱你比我重要、Soler-风的终点、陈小春-双黄线、游艾迪-8号洋娃娃、萧亚轩-后来的我们、萧亚轩-时光隧道、梁静茹恋着多喜欢、风笛手黄俊郎:喜欢自己是一个很难的课题(逆鳞灵感)《凤凰网·非常道》:就是说,像刚才您说到,其实您在雨中的时候,你也有很享受到这个样子还蛮帅的,蛮酷的。最后,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已经远远的离开了那个时候,你以为帅的状态,那你现在有失落感吗现在?黄俊郎:会,当然会。可是,我觉得人最难的一件事,是你怎么喜欢自己。我觉得喜欢自己看起来很容易,可是我觉得它是一个很难的课题。如果你有办法把自己喜欢的很好,我觉得你做什么事都做的很棒。你去关心旁边的人,然后你去对待工作,你都会做的很好。我觉得这是个一直在不停转变,因为人的角度一直不同嘛,其实我讲了,如果你很年轻的时候,你觉得你怀才不遇,那你要靠什么生存,你一定要靠自尊。因为你什么都没有,如果你要是不尖锐一点,然后有骨气一点,就是那种愤世嫉俗一点,你很难活下来,你一定要有这种东西在,你才有可能继续走。可是当你譬如说不是年轻人,或者说开始事业慢慢有成的时候,你就不可以这样子了,你要思考的是别的东西了。就是怎么路可能要走的更远,或是慢慢有很多人在听你讲话了,你不是以前到处拉别人去来听,而是现在别人要主动听了,那你要不要听听他们的声音。就是人一直在转换,其实你刚才问我,我当然也有很讨厌我现在自己,真的有。可是,问题在于说,我也有喜欢我自己现在很多以前我没有的部分,确实有,我以前确实比较尖锐一点,而且很任性的。一个人这样子做这种事,其实那时候家里很穷,而且我那些亲戚,他们会在我面前悲伤或者哭泣。他们说,因为我是念法律系嘛,大家会觉得钱会比较好赚,当个律师什么。他们都拜托我要工作养家糊口。我其实没有不要,因为我很爱我爸爸妈妈。可是我都觉得,如果我要对他们更好,让他们过更好的生活,我自己很不要脸的认为,可能要发书才会有办法,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可是我当时就这样。《凤凰网·非常道》:那你从小就没有过生存的恐惧感没有过?黄俊郎:好像不会,因为我真的是一个很幸运的人,你看我不管走到哪永远都是一堆好朋友帮我。阿郎和文山,老板好基友《凤凰网·非常道》:刚才说到就是,方文山老师,您遇到他之后,他帮您出了书,自己本来想出书,结果先把您的出了。黄俊郎:对。肯定那时候他是生病了或者是感冒了。《凤凰网·非常道》:这肯定是对你的一个重大影响,就是当时像您简单的一句话就说,遇到他之后我就没有饿死。那么你们已经有七八年的相处了,这个过程当中,除去对你事业上的这些影响帮助改变之外,你觉得它这个人给你最大的影响,他的出现在你生命里这个过程有什么样比较的变化?黄俊郎:其实如果要这样讲的话,他给我最大的影响,就是黄俊郎更像我自己了,我是说真的。一个人要能很像自己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要能彻底做到更难,有时候可能真的得需要依赖旁边的朋友。而且这几年,我不会形容因为我们都是一起工作的人,不管在聊歌词,查资料了,大家一起睡公司什么。然后譬如说,有时候我在旁边画画,他在旁边写歌词,然后杰伦进来就在旁边弹钢琴,其实很多画面都会觉得,会让我回想到大学时代,譬如说一群人在演舞台剧,或一群人在共同在做某些事,只是说现在换到一个这些人都是很有名的人。然后这些人都是才华到了一个地步的人,可是那种内心的快乐感觉是一样的。我跟文山到现在,我觉得相处模式,就好像在念大学时候,跟那些学长、学弟一起工作的感觉一样,从来没有什么那种商业的味道或什么那都不会有,因为我们默契真的很好。像文山他自己也写了很多书,特别是讲诗词的东西,他也都会跟我讨论,他都叫我帮他设计。因为我在公司名字算艺术总监,虽然我是自己编的,可是就是说,到现在为止,包括我弄我的书,跟文山讨论或者说杰伦有时候丢一个demo是我要写,还是文山要写,那种种过程,都很棒,对我黄俊郎来讲都是一种他没有改变到我任何一点点,而是照我的个性去做,因为,其实在理论上文山算我老板。《凤凰网·非常道》:我觉得你是他老板。黄俊郎:有时候很像,因为他有时候很夸张,最好有一个老板可以允许员工,就大概每天晚上八九点才进去上班,然后有时候就睡在地上,或者赤着脚就这样到处走来走去,当然这个老板自己很夸张,每天都是半夜睡在公司录音室,可是他毕竟是老板,他从来没有责怪我,或是有任何疑问的。他就是跟我讲一件事,他觉得我会做到,然后我就去做了,那中间过程他从来都不太管的。阿郎和杰伦,陌生老朋友新浪娱乐:当时因为生活穷苦,才答应周杰伦的邀请?黄俊郎:杰伦当初可能是因为看我生活太惨、人太随便,所以找我写歌,因为他很喜欢自以为是地帮助朋友,也不管朋友要不要。能帮杰伦写歌、或被杰伦邀请写歌,不会有人拒绝的,是会很快乐、感到被肯定的。新浪娱乐:你说周杰伦“自以为是”的帮助他身边的朋友,你怎么看他这样的个性?黄俊郎:我刚刚是开玩笑的,你在害我吗!他该忙的事情很多,如果每种事情都想帮其实也没这么容易,但他整个行为是非常正面的、充满感情的,所以不用从严苛角度去看他,他是个热情、对朋友很好的人。因为如果我说他做这些事情想着要成功,又太像商人,如果我说他一点都不在乎帮助朋友有没有成功,那他有想帮助朋友吗,也很难说,所以,他第一个是喜欢自己的好朋友在身边,第二个就是他情感很丰富。新浪娱乐:最开始认识周杰伦的时候,对他是什么评价?黄俊郎:早期我们会在同个地点偶尔会遇到,我知道“这个人是天王”,第二个阶段是,慢慢很熟了像朋友,再下一个阶段是开始合作歌,一直到变成是老朋友,每个阶段看法不一样。一开始觉得他是沉默寡言的人,不太喜欢说话,对陌生人不好意思说话,熟了后,觉得他很有趣、幽默,合作后觉得他很有才华,变成好朋友后,我就再也不会说他好话,因为已经太熟了,称赞他太恶心了,还不如好好骂骂他比较快乐一点。新浪娱乐:你和方文山在共同话题等方面好像离得更近一点,和周似乎比较远?黄俊郎:我跟文山当然共同话题多,因为年纪相近,又属于写文字的,我跟文山在欣赏艺术、文字的看法很像,以前在同一间办公室,相处时间很多,半夜都会闲聊,分享创作、文字、画画的看法。新浪娱乐:跟周杰伦都聊些什么?黄俊郎:跟杰伦……我想一下……,讲出去可能会被打,我看到他第一句话都会说:“你怎么还没死!”这样想想,我跟杰伦对话过程太敷衍了,最常聊的是:“你专辑好了没?”不然就是:“你歌词写好了没,我要唱!”这种比较多,私下我们不是很常见面、出去玩,我跟文山比较常因为工作的关系在一个办公室里面。杰伦是一个跟一群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他会怕别人无聊、或不知道该干嘛的,所以根本不用跟他说什么,他就会自己从头表演到尾,我只要轻松坐在那边就可以了。新浪娱乐:你最欣赏周杰伦、方文山他们两人的地方分别是什么?黄俊郎:我怎么可能会欣赏他们呢?哈哈,还是要想一下,我想越久越污辱他们对不对!工作面上,杰伦是一个EQ很高的人,在处理大事或人很多的事情的时候,要不急躁、要脾气好、要坚定自己的脚步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不管是做导演、做音乐,杰伦是我看过个性非常好的,但我不敢保证啦,我不是每一场都在,但至少我在的时候,看到他就是个EQ非常高的人,这点不是很容易,因为大部分有才华的人很容易恃才傲物,很容易在工作场合让别人有不愉快的感觉,但杰伦在这点上非常优秀。文山的优点,我跟文山以前朝夕相处,别人觉得他文字很有才华,我觉得他不只有才华,而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的点子非常多,因为他写歌词的关系,让别人觉得他是文人,我觉得不止,我们合作出版社这么久,经历各式各样的事情,会发现他点子非常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点子,很像神经病。总之,这两人给我的感觉就是,第一他们很聪明,第二是他们非常勤劳,杰伦要做到这么多事很难,但他尽量把每件事都做好,文山也不只有写歌词,让他有感觉、想法的事情他也尽量去做,不会停的努力做出来,我身上比较没有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是个很强大的优点。对话黄俊郎B:这次你和方文山一起做宣传,在公众场合彼此夸赞,能习惯吗?H: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很不习惯做宣传。文山逼我来内地。他一直说,你不可以这样子做事情,既然写了书,希望每个人看到你的书,你就要作出牺牲,付出努力。B:这个问题你也许被问过一千遍了,为什么周杰伦、方文山那么帮你?H:也许是性格吧。我不会形容。如果直接要杰伦帮我站台,文山帮我什么,他们反而不会搭理。可是我一副不喜欢的样子。有时候,他们爱淘气,算准了我一定会拒绝,会讨厌,会不舒服。他们就喜欢看到我痛苦的样子。他们真的很怪。要不是他们,我相信不但我的书很难发,而且就算发了,也不会被很多人注意到。B:这让我想到马克·吐温的《百万英镑》,两个富人改变了一个落魄青年的命运。周杰伦和方文山是不是特别想改变你的命运,看看这个游戏到底会玩成什么样?H:他们应该是出于惜才或是兄弟感情。我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到别人很难理解。通常别人会以为我和文山彼此嫉妒。我会不会嫉妒文山既会写词又会写诗?我是不是文山的眼中钉?其实从来没有。我和文山在乎的东西不同,我只在乎画画。作词没有得奖,没有人关心我,我根本不care。B:你的名字让我想到周润发的老电影《阿郎的故事》。在电影里,阿郎是个挺坚持的摩托车手。H: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即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人过于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我和文山的立场常常不同。他经常说,你要更有名,然后才能用名声做更多事。但是,我总是说,文山你太有名了,这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名不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力道和深度。如果一个人过得太好,太舒适,太安逸,太有名声,多少会影响到作品。不可能没有影响。比如我现在讲话就比较温和,力道就小了。幸好我有另外一个能力,就算在很舒适的环境中,我都会想到不开心的事;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到开心的事。我是一个很能中和的人,否则我一早就痛恨死自己了。B:你的家总是人,你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吵吗?H:早期,我总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画画。那时,我帮咖啡馆做装饰,在天花板、地板、柱子、厕所、门、墙壁上,所有你能想到的地方,通通都画了我的画。大概只用了一天就把两层的咖啡馆画完了。感觉很棒。那是我最好的时期。B:你画的最大的一幅画是什么?H:在我大学毕业前夕,有一个朋友导舞台剧,我帮他画舞台背景,大概用了一下午画。那时一部实验舞台剧,我用了比较抽象的方式画,呈现一座城市,理由有各式各样的几百种建筑。其实,那时我已经在画《这本书》了,只是把它们放大了。演出时,灯光打到布景上。哇,我要当这种画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B:自己被自己感动了。H:有,因为它大。这是一种很肤浅的感觉。可是越肤浅的感觉,越难以抗拒,必须要等那种感觉稍微褪去之后,你开始思考,才能理解。B:那你会看自己的书吗?H:从来不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次大概是我三年后,第一次翻《第一本书》。我连在路边听到自己写的歌,都会超害羞,立刻跑开。我以前是报纸专栏作家。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们那样剪贴自己的新闻。我这辈子没有收藏过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说我害羞,也可以说我不在乎。我觉得以后会更好。B:有朝一日,你会离开周杰伦或者文山吗?H:当然。但他们会是我永远的好朋友,不论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很乐意帮他们。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地和任何人没有关系。甚至,我的名字对他们是加分的。别人对杰伦说,“哎,杰伦,你的朋友阿郎真的很屌,你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我想回馈给他们。我从杰伦和文山身上得到太多的好处了。B: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吗?H:不知道,因为他们不care,满脑子只有自己,跟我一样。B:如果你被丢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三件东西。你会带什么?H:第一,我会带一把瑞士刀,因为功能比较多。不能带食物吗?不然,我就带一箱罐头,吃得久一些。(大笑)第二带是求生的工具。如果有飞机或船经过,我需要一个信号弹。第三,带一床棉被。荒岛满地都是石头,我不希望睡得很痛苦。参考资料:黄俊郎:超盼周董幸福望创作情怀不要丢新浪娱乐专访方文山/黄俊郎做客《凤凰网·非常道》文字实录专访台湾词作者黄俊郎:这个周杰伦背后的男人不是方文山

上一篇:如何评价致青春里的人物
下一篇:是小丑成就了希斯莱杰还是希斯莱杰成就了小丑

Copyright(c)2003-2033清大教育在线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信息产业基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