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电影燃烧_2_2

2019-11-08 20:52:42

1.《燃烧》的落点是阶级。电影《燃烧》是建立在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烧仓房》的地基之上,但李沧东并未停留在大而化之的人性躁动上,他将人性的电流汇集到阶级这个气流的尖端。于是,《燃烧》成为一道闪电。它照亮了一些地方,这些被照亮的现实,震撼到观看者。它没有照亮的地方,仍然一片漆黑,但观看者通过照亮的部分,开始隐隐知道这些黑暗存在,但对这些无边的黑暗仍然茫然未知。就是这种未知但确切的黑暗,震慑了观者。《燃烧》最有力量的是对新阶级状态的揭示。以宗秀为代表的下层阶级和以本为代表的上层阶级,在外在形式上,实现了富兰克林们为之奋斗的,“从苍天那里取得了雷电,从暴君那里取得了民权”。两个阶级可以坐在一起吃饭、恋爱,甚至交换最隐秘的心事,但他们的不平等通过财富,如宗秀开的破卡车、本开的保时捷跑车。性权力,如申惠美和本同居,选择去看望宗秀。话语权,如本一直保持的微笑,宗秀一次次的语塞,划开了人与人平等的表象。本质上,腐旧的阶级对立一直存在。这种对立通过,聚会时,本的朋友穿的高跟鞋,申惠美穿的球鞋体现出来。也通过本所在的阶层一直在发出各种含义复杂的笑,而宗秀所在的阶层除了苦笑就是愤怒,泄露出来。唯一一次三人的座位不再是对立的三角形,是在宗秀有牛粪味的小院,三人都吸了大麻时。只有神智混乱时,才出现短暂的平等。2.更为绝望的是,阶级与阶级之间的流动已被堵死。婚姻不再是实现阶级跨越的手段,申惠美只不过是本烧的塑料大棚之一。他美化她,就像在影片结尾,他用曾给惠美化妆的工具,为新的女生化妆。他也毁灭她,新的女生不过是他找到的又一个塑料大棚而已。就像原著里说的那样,“我觉得世上好像有很多很多仓房,都在等我点火去烧”,“简直像压根不存在那玩意儿,谁都不伤心,只是……消失而已”。会考也不再是阶级进阶的可行性手段。大学毕业后,宗秀只能回家铲牛粪,他所谓的写小说,更像是一个象征性的挣扎。洗漱时,电视新闻在说,“韩国青年的失业率,在OECD组织中呈现最快增趋势”。隔阂与阻塞,发生在人与人之间,如宗秀和惠美。发生在阶级与阶级之间,如本所在的上层社会和宗秀所在的下层社会。发生在国与国之间,如宗秀家能听到朝鲜对韩广播。发生在全世界,如美国总统的电视讲话,更是标志着新一轮的民粹主义成为全球趋势。年轻人上升渠道被彻底堵塞。阶级固化已经完成。人的命运早就写好。3.《燃烧》对人性的探讨,也是在阶级的框架下完成的。两个截然对立的阶级,在孤独这一点上实现了大同。大家都是饥饿的人。在影片开始,惠美说起非洲卡拉哈里沙漠的布希族,“对布希族来说有两种饥饿的人,肚子饿的人,是littlehunger。为生活意义饥饿的人,我们为什么活着,人生有何意义,终日探寻那种问题的人,才是真正饥饿的人,是greathunger。”本是greathunger,对抗孤独的方式是烧塑料大棚。宗秀是littlehunger和greathunger兼具,他的对抗方式是写小说。申惠美是littlehunger,她选择“动身子的活儿”。作为同样都是下层阶级的宗秀和惠美,他们对抗的方式决定了他们各自命运的走向。影片开始不久,一个离家,去非洲,一个回家,去坡州。所有的结局都已经写好,所有的泪水都已经启程。惠美是空想家,她学哑剧,“只有我想吃的时候,就随时能吃到橘子“,“最重要的是,要知道自己真的很想吃,那么一来,嘴里就会流口水”。她唯一付诸实现的是,“”我喜欢这种动身子的活儿”,最后她的身体毁灭。宗秀是行动派,他写小说,四处察看塑料大棚,他一次次碰壁。新的阶级形态下,碰壁不再是身体上的头破血流,而是精神上一次次被侮辱与被损害,最后他的精神崩塌。这种各个阶级内部永恒的人性躁动,以前所未有的尖锐释放出来,孤独和愤怒压抑到最后,就是纵火欲,宗秀点燃了离开的妈妈的衣服,本点燃了无人的塑料大棚。4.人生透过愤怒这个棱镜去观看,都是扭曲的。不真实,成为另一个共性特征。本分辨不清,到底烧没烧那些塑料大棚,惠美分辨不清那口深井到底在不在,而宗秀呢,他甚至无法分辨对惠美到底是爱还是欲望。在人性这一点上,是没有阶级的,在人性的作用方式上,是有阶级的。5.《燃烧》最暧昧的地方,在于它的文学性。李沧东通过对视听语言大隐隐于市式的把控,再一次拓展了电影语言的边界。在此之前,《云上的日子》拍成了一首散文诗,《生命之树》拍成了一部哲学论文,《盗梦空间》拍成了一部科普文,《绝美之城》拍成了一部交响乐,《燃烧》则被李沧东拍成了一部杂文,再具体一点说是一篇读后感。他阅读的是村上春树的《烧仓房》,体会则是威廉·福克纳《烧马棚》式的喧哗与骚动。威廉·福克纳的愤怒,是村上春树和李沧东共同而最后的指向,但他们又是完全不同的。一是所驾驭的表达工具不同。文字比影像更虚无,一个个具体文字的组合,可以产生永无边界的投射。人的想象有多远,文字的指代意义就有多远。影像的作用和文字类似,但影像是有限制的。当具体的文字被具体的形象替代后,想象的边界就被围困在一定的时空里。人们突围不出来。所以,短篇小说《烧仓房》的韵味细腻绵长,而《燃烧》而需要靠不断地留白去做暗示。就像那个夕阳之下的舞蹈,披挂了各种符号,朝韩边界,夕阳,鸽子、裸体、大麻,酒精、牛圈、跑车等等。它最终的意义,需要每一个观看者根据自身的经历、性格、职业、婚姻状态等等去解构完成。它是复杂的,也是含混的。6.另一个在于两位作者的底色不同。村上春树是残酷,李沧东是悲观,残酷是过程,悲观是结果。残酷是写意,可以通过各种意象表达。而悲观需是写实,必须建立在具体的事情上。李沧东以往的电影好就好在写实,他的电影是对具体事情无微不至的放大,就像图片被逐渐拉大观看一样,李沧东的电影是平凡事件里,具体细节上的尖锐,是日常情感上,宏大而悲怆的轰鸣。《燃烧》是用影像语言表现文字观看的感受。即便是大家如李沧东,也难免顾此失彼。李沧东放弃了擅长的写实,选择了电影语言还未熟练的写意,长达148分钟的电影,不得不忽略了电影叙事的本体,尽量去照顾感受性的文字意义。使得《燃烧》既宏大又狭窄,既清晰又混沌,既深刻又虚无。对观众已经形成的看电影模式,《燃烧》是一次挑衅,也是一次拓展。【本文源自公众号阿郎看电影】

上一篇:如何评价我们很多人努力学习英语最后可能还不如美国街头的一个乞丐说的好
下一篇:如何评价香港电影踏血寻梅_4

Copyright(c)2003-2033清大教育在线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信息产业基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