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施一公生命科学认知的极限的演讲和方舟子对其意识与量子力学设想的批判

2019-11-05 16:45:46

不赞同最高票答案和任何懂得不比施一公多,还指责他懂的少乱说话的人。你们不是更加在乱说话么?这种人的最大代表就是方舟子。施一公不是做物理的,方舟子更不是。施一公不是做神经科学的,方舟子更不是!方舟子有个“做神经的同学”,施一公做神经的同学不比他少吧,权威程度不会比方舟子的同学差吧?方舟子只引到一篇物理学文献,就以此批判施一公。你一个物理外行方舟子如何确定只有这篇文献说了这个问题,以及未发表的研究成果是不是已经有了问题的答案?施一公引用不懂的东西做个猜想是错,你引用一篇你也不懂的文献批判他就成立了?很多答主说隔行如隔山这句话我首先送给方舟子,让他闭嘴!方舟子对国内科研环境的破坏。他作为一个外行,仅仅在网上搜搜资料,就敢“打假”,敢否定别人几年几十年的工作。如果仅仅是学历造假,证书造假也就罢了。很多研究成果他也打。我不否认他打过一些假,但他也打过很多真!对中医的态度就更不用说了,在转基因问题上“站队”的nc程度就差赶上某元了。关键是,他绑架了舆论帮助他,用自己的“常识”就去否认别人辛苦得来甚至视作生命的研究成果。他说外行的成果假,无非是1、不符合我的常识,2、SCI不承认(参见中医问题)3、他做的和XX不一样,而XX是大牛。第一条嘛,民科都会;第二条嘛,有些学科明显不合理啊(中医),而且SCI对中国人,总有些不友好;第三条嘛,谁是大牛谁不是,还不是他一张嘴。这种理由,虽然可以抓出造假者,更可以冤枉好人,最重要的是,扰乱了秩序,好像人人都可以网上搜搜然后质疑别人辛苦的成果。正确的科研打假,是用事实说话,用实验说话,用同等级的努力说话。日本的干细胞造假案,就是世界各大实验室辛苦一年怎么也重复不出来,才被抓出来的。作为一个物理人,父亲和妻子都在做生物,我认为施一公的做法无可厚非。而且是他应该做的。首先,施一公的猜想,每一句前面都有一个“我认为”,“我自己认为”,已经明确地表明了,这是猜想不是事实,这是猜想不是事实,这是猜想不是事实,重要的事情施一公也要说三遍才算数吗?其次,用别人的猜想为基础,继续进行猜想,是合理的。否则做弦论的,做黑洞的,早就该洗洗睡了。第三,科学研究,本就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是后面的事情,即使错了,也无所谓。这样科学才能发展。如果连猜想都限死了,哪来的创造力?怎么能突破?国内很多研究者只能跟着国外的人做,还不是因为他们想都不敢想。第四,其他学科的人,需要他这样的行业大牛,来进行猜想。隔行如隔山,但是交叉学科却是最有产出最有用的。作为物理学者,我们需要做生物的人告诉我们,哪些事情是不可能的。而越是牛人,知道的不可能就越多。这就是猜想,任何人都只能以自己的知识为基础进行猜想,猜想的价值并不在于多合理,而是在于排除了多少种可能。这样后来的研究者就可以少走弯路。一百种猜想,只有一种是对的,如果有人排除了50种,我们就只要去验证另外50种。这就是科研中有经验者的作用。施一公根据他的生物学知识排除50种,虽然剩下的50种有些在物理学者看来很幼稚,但是下一步就是物理学者再排除40种,好了,我们离真理只剩下10种了。所以施一公的猜想,在我们排除的时候,优先考虑。所以,隔行如隔山,是用来限制方舟子这种说出确定的“是非”的人的,而不是用来限制科学的猜想的。

上一篇:如何评价周杰伦和陈奕迅在江苏卫视跨年上的合唱
下一篇:如何评价注册测绘师的含金量

Copyright(c)2003-2033清大教育在线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信息产业基地
网站地图